aery

【翻译/Cherik】雪中的轮椅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42057

作者:mooseholmes


Summary:

Charles在雪地里遇到了麻烦,而一位意外的营救者出现了。


“该死!”

Charles试图再次转动轮子,可是完全没有用,Raven今早特地警告过他直到她回家之前不准外出。家里没剩下几块饼干不要紧,她可以在回来的路上顺带买些回来。

“没有人生活在威切斯特周围,你要是在雪地里困住了不会有人在附近的,然后你就会因为低温症死掉。”Raven在今早做早餐的时候这么说道。Charles刚想张嘴反抗,Raven就眯着眼睛转过身来,拿着一块压舌板正对着他的脑门,“如果你想要告诉我‘商店离这儿不远’,你‘很快就会回来,根本不会有任何麻烦’的话,我会亲自把你绑在这间屋子顶楼的门上,Charles。现在是十二月中,地上的积雪有一英尺深,你哪儿也不许去。”

她在出门去工作前给了他一条舒适的毯子和一本书,并把他安放在壁炉前。他甚至给了她一个小小的微笑,还挥了挥手。

Charles觉得自己有时候就该好好听他妹妹的话。

好消息是,他带着饼干!坏消息就是,他的轮椅被一个覆盖着积雪的洞卡住了,而他只有一件厚外套和一包饼干。Charles的手机飞了出去,刚好落在他在轮椅上可以够到的4步距离之外,所以没办法拨打911。呼叫Raven是他最不情愿采取的办法,他无法忍受那些“我早告诉过你啦Charles!”和“这就是为什么你该多听听我的话”。

他抬起头,看到雪花已经开始缓缓下落。尽管它们落在自己没有被手套包裹起来的指尖时很漂亮,Charles知道,要是自己在这儿待得再久一点的话,他就会冻得感觉不到这些雪花的存在了。他柔软的棕发上戴着一顶羊毛帽,是Hank,他妹妹的男朋友,在上个圣诞的时候织给他的。这可真是出奇的好用—Charles默默在心中记下一笔,之后得去谢谢他。

而在那之前,他必须先回到家。

两个小时以后,Charles的饼干已经消失了一半,一部分被吃掉了,另一部分则从他冻僵的手指上掉了出去。他试图再次挪动轮椅,但仅仅成功移动了一点儿就碰上了一堆积雪。他气鼓鼓地坐回轮椅,想着Raven会不会因为一些奇迹般的理由而提早回家。她从未有过,Charles明明知道的,但有点这样的希望也没什么坏处。

Charles用力摩擦着他的手臂,他的牙齿打战得厉害。主路在他身后大概有一里远,而他的周围全都是树木。庞大而葱绿的松树,永远都不会褪去它们的针叶,因而也不可能让另一侧的人们看到这个坐在轮椅上的无助的男人,然后赶过来解救他。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个骑士小说中的落难少女。 

一阵声响引起了Charles的注意。他立刻把头转向身体左侧的那棵树,试图看清声音的来源。低处的枝桠猛的晃动起来,就在Charles准备把自己扔向地面以躲避来自熊类的攻击时,一只小小的浑身棕色的松鼠落到了地上。它看着Charles,鼻头抽动着,脑袋向左边探去。他还在好奇为什么这只松鼠会突然出现,然后就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还拿着饼干呢。Charles回瞪着松鼠,思考究竟应该把饼干分它一半,还是为了保护它们跟这小动物干上一架。

松鼠向前爬了爬,爪子踩在陈雪上几乎没有声音。Charles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出了胳膊,饼干放在他的手掌心里。他不怎么情愿地把手放低到地面上,松鼠小心地后退,停在了离他半英寸远的地方。看到Charles没有动,它咬下半块饼干,然后跳回原地吃得干干净净。似乎是对Charles表现出来的顺从感到很满意,松鼠灵巧地跳入了Charles手心,蜷成了一个毛绒绒的小窝,然后开心地啮咬起如今已属于它的饼干来。

Charles轻声笑了笑,抬起手放回了膝盖上。“好吧,看起来我给自己找了一位朋友,”他说,温柔地挠了挠小动物的耳朵。”但除非你实际上是一个人类,秘密地掩藏在一只松鼠的伪装之下,来为我提供援助,否则恐怕我们俩都被困在这里了。嗯,我猜你并不算是被困住了,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来去。有一双健全的腿,一定是相当快乐的事。”

又一阵骚乱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次声音来自背后。担心惊到膝盖上的那只小动物,Charles缓慢而小心地转过身去一看究竟。他默默祈祷那不是什么庞大而凶残的熊类企图前来吃掉他和他的松鼠,但出人意料的是,那是——一个人?

没有金色的长发和生气的面容,他肯定来的人不是Raven。那个男人——这样的距离他至少可以确定是个男人——相当高大,包裹在一件大的可笑的外套和一条更加可笑的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的灰色围巾里。他走得越近,Charles越能看清他的面部特征,或者说至少是没被那该死的围巾遮住的部分。他有着挺拔的鼻梁,轮廓相当分明的颧骨,和一头几乎不能更完美的栗色头发。他的眼睛,Charles一看就发现,折射出美丽的颜色。总的来说,Charles认为他称得上英俊,并且希望这对颧骨的主人能够前来营救自己。

当这个陌生人穿过白雪走向他时,Charles突然柔声地说:“噢,我的松鼠,看起来你真是一个吉祥物。”

陌生人停下脚步,拉下了围巾:“抱歉,你刚才是在叫我松鼠吗?”

Charles愣了一下,德国人?听起来是德国人。“哦对不起,不是的,我刚刚正用几块饼干跟一只松鼠交朋友,它现在正在我的腿上打盹儿呢。”

出乎他的意料,陌生人笑了起来。“我懂了。所以这只松鼠是跟你一起被困在这儿了吗?”

“好吧,比起被困,他更像是跳过来搭顺风车的。或者说它也搭不了顺风车。因为我被困住了。就是这样。”Charles总是长于言辞。

“我懂了,”他重复了一遍。“你需要帮忙吗?你住的地方离这儿有多远?”

“天,你不是想帮我回去吧,是不是?我住的离这儿不到一里,就是路边你能看到的那幢房子。”

“那座大宅?你住在那儿?”陌生人惊讶地说。“看起来并不是很远,我会把你带到那边,Mr...?"

“Charles Xavier,但请你,叫我Charles就好,”他说。“那么你是?”

“Erik,Erik Lehnsherr,”他抱起Charles的时候咕哝道。“你冷极了,你在这儿待了多久?!”

“两个小时?我完全失去时间概念了,”Charles说,把头枕在Erik坚实温暖的胸口。他查看了一下,确保他的松鼠被塞的很好,之后便更深地靠进Erik所带来的热度里。

Erik摇了摇头。“好吧,Charles,等到你坐在一堆燃烧的木柴前,身体暖和起来之后,你可以告诉我你和松鼠的故事。”

“Erik,你自己几乎就是一台烤炉了,我要暖起来没那么困难。”

Erik大笑着向前跋涉,轮椅被遗忘在了他们身后。


-The End-

(散落在电脑深处的译文,原文没有完结,但作者好久没更新了...)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