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y

HistoricalPics:

“雪天喂天鹅的男子”——波兰摄影师Marcin Ryczek拍摄
- 一张非常体现阴阳对立又互补的作品。

🔫:

刻的 最近根本没画什么玩意……
想凑三张大的结果想不出来刻啥了
第三张E三位一体死亡革命希望诶呦太中二了我还是闭嘴吧

【翻译/Cherik】Coat(吸血鬼!Charles)

【翻译/Cherik】雪中的轮椅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042057

作者:mooseholmes


Summary:

Charles在雪地里遇到了麻烦,而一位意外的营救者出现了。


“该死!”

Charles试图再次转动轮子,可是完全没有用,Raven今早特地警告过他直到她回家之前不准外出。家里没剩下几块饼干不要紧,她可以在回来的路上顺带买些回来。

“没有人生活在威切斯特周围,你要是在雪地里困住了不会有人在附近的,然后你就会因为低温症死掉。”Raven在今早做早餐的时候这么说道。Charles刚想张嘴反抗,Raven就眯着眼睛转过身来,拿着一块压舌板正对着他的脑门,“如果你想要告诉我‘商店离这儿不远’,你‘很快就会回来,根本不会有任何麻烦’的话,我会亲自把你绑在这间屋子顶楼的门上,Charles。现在是十二月中,地上的积雪有一英尺深,你哪儿也不许去。”

她在出门去工作前给了他一条舒适的毯子和一本书,并把他安放在壁炉前。他甚至给了她一个小小的微笑,还挥了挥手。

Charles觉得自己有时候就该好好听他妹妹的话。

好消息是,他带着饼干!坏消息就是,他的轮椅被一个覆盖着积雪的洞卡住了,而他只有一件厚外套和一包饼干。Charles的手机飞了出去,刚好落在他在轮椅上可以够到的4步距离之外,所以没办法拨打911。呼叫Raven是他最不情愿采取的办法,他无法忍受那些“我早告诉过你啦Charles!”和“这就是为什么你该多听听我的话”。

他抬起头,看到雪花已经开始缓缓下落。尽管它们落在自己没有被手套包裹起来的指尖时很漂亮,Charles知道,要是自己在这儿待得再久一点的话,他就会冻得感觉不到这些雪花的存在了。他柔软的棕发上戴着一顶羊毛帽,是Hank,他妹妹的男朋友,在上个圣诞的时候织给他的。这可真是出奇的好用—Charles默默在心中记下一笔,之后得去谢谢他。

而在那之前,他必须先回到家。

两个小时以后,Charles的饼干已经消失了一半,一部分被吃掉了,另一部分则从他冻僵的手指上掉了出去。他试图再次挪动轮椅,但仅仅成功移动了一点儿就碰上了一堆积雪。他气鼓鼓地坐回轮椅,想着Raven会不会因为一些奇迹般的理由而提早回家。她从未有过,Charles明明知道的,但有点这样的希望也没什么坏处。

Charles用力摩擦着他的手臂,他的牙齿打战得厉害。主路在他身后大概有一里远,而他的周围全都是树木。庞大而葱绿的松树,永远都不会褪去它们的针叶,因而也不可能让另一侧的人们看到这个坐在轮椅上的无助的男人,然后赶过来解救他。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个骑士小说中的落难少女。 

一阵声响引起了Charles的注意。他立刻把头转向身体左侧的那棵树,试图看清声音的来源。低处的枝桠猛的晃动起来,就在Charles准备把自己扔向地面以躲避来自熊类的攻击时,一只小小的浑身棕色的松鼠落到了地上。它看着Charles,鼻头抽动着,脑袋向左边探去。他还在好奇为什么这只松鼠会突然出现,然后就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还拿着饼干呢。Charles回瞪着松鼠,思考究竟应该把饼干分它一半,还是为了保护它们跟这小动物干上一架。

松鼠向前爬了爬,爪子踩在陈雪上几乎没有声音。Charles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出了胳膊,饼干放在他的手掌心里。他不怎么情愿地把手放低到地面上,松鼠小心地后退,停在了离他半英寸远的地方。看到Charles没有动,它咬下半块饼干,然后跳回原地吃得干干净净。似乎是对Charles表现出来的顺从感到很满意,松鼠灵巧地跳入了Charles手心,蜷成了一个毛绒绒的小窝,然后开心地啮咬起如今已属于它的饼干来。

Charles轻声笑了笑,抬起手放回了膝盖上。“好吧,看起来我给自己找了一位朋友,”他说,温柔地挠了挠小动物的耳朵。”但除非你实际上是一个人类,秘密地掩藏在一只松鼠的伪装之下,来为我提供援助,否则恐怕我们俩都被困在这里了。嗯,我猜你并不算是被困住了,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来去。有一双健全的腿,一定是相当快乐的事。”

又一阵骚乱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次声音来自背后。担心惊到膝盖上的那只小动物,Charles缓慢而小心地转过身去一看究竟。他默默祈祷那不是什么庞大而凶残的熊类企图前来吃掉他和他的松鼠,但出人意料的是,那是——一个人?

没有金色的长发和生气的面容,他肯定来的人不是Raven。那个男人——这样的距离他至少可以确定是个男人——相当高大,包裹在一件大的可笑的外套和一条更加可笑的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的灰色围巾里。他走得越近,Charles越能看清他的面部特征,或者说至少是没被那该死的围巾遮住的部分。他有着挺拔的鼻梁,轮廓相当分明的颧骨,和一头几乎不能更完美的栗色头发。他的眼睛,Charles一看就发现,折射出美丽的颜色。总的来说,Charles认为他称得上英俊,并且希望这对颧骨的主人能够前来营救自己。

当这个陌生人穿过白雪走向他时,Charles突然柔声地说:“噢,我的松鼠,看起来你真是一个吉祥物。”

陌生人停下脚步,拉下了围巾:“抱歉,你刚才是在叫我松鼠吗?”

Charles愣了一下,德国人?听起来是德国人。“哦对不起,不是的,我刚刚正用几块饼干跟一只松鼠交朋友,它现在正在我的腿上打盹儿呢。”

出乎他的意料,陌生人笑了起来。“我懂了。所以这只松鼠是跟你一起被困在这儿了吗?”

“好吧,比起被困,他更像是跳过来搭顺风车的。或者说它也搭不了顺风车。因为我被困住了。就是这样。”Charles总是长于言辞。

“我懂了,”他重复了一遍。“你需要帮忙吗?你住的地方离这儿有多远?”

“天,你不是想帮我回去吧,是不是?我住的离这儿不到一里,就是路边你能看到的那幢房子。”

“那座大宅?你住在那儿?”陌生人惊讶地说。“看起来并不是很远,我会把你带到那边,Mr...?"

“Charles Xavier,但请你,叫我Charles就好,”他说。“那么你是?”

“Erik,Erik Lehnsherr,”他抱起Charles的时候咕哝道。“你冷极了,你在这儿待了多久?!”

“两个小时?我完全失去时间概念了,”Charles说,把头枕在Erik坚实温暖的胸口。他查看了一下,确保他的松鼠被塞的很好,之后便更深地靠进Erik所带来的热度里。

Erik摇了摇头。“好吧,Charles,等到你坐在一堆燃烧的木柴前,身体暖和起来之后,你可以告诉我你和松鼠的故事。”

“Erik,你自己几乎就是一台烤炉了,我要暖起来没那么困难。”

Erik大笑着向前跋涉,轮椅被遗忘在了他们身后。


-The End-

(散落在电脑深处的译文,原文没有完结,但作者好久没更新了...)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7

异形AU 完结

AO3原文

AO3译文

作者:cm(mumblemutter)

配对:EC/CE


-


Charles走过来取咖啡时,Janos和Erik正在玩牌。Charles24小时都在盯着胚胎发育,他觉得要是自己待的时间足够长,就能目睹她的成长了,但成长的瞬间似乎永远只发生在他闭眼睛的时候。Charles拿到咖啡后拖了把椅子,Janos挪动着给他腾出位置。“这咖啡为什么这么糟糕,”他抱怨说。


“每次换班的时候Azel都往里面撒尿,”Janos说。


“尝起来的确如此。”Charles拿起了他的牌。一小时后,他打败了所有人。“今天大概是我的幸运日,”他说,打了个大大的哈切,下巴的骨骼发出咯咯声。Janos笑了笑,把自己的牌扔到了桌上。


“我不玩了,”他说,向面前的两个人点了下头,就把椅子挪开站了起来。Erik点头回应他,而Charles用微笑跟他说了再见。Janos走后Erik开始洗牌,但他并没有想要继续玩的意思,而是把手撑在桌上,疲倦地揉着自己的脸。“对不起,”Charles说,“我知道这很难接受。”


“很难接受?”Erik大笑,声音却空洞无力。“你不知道一旦被他发现会发生些什么,Charles。公司不容忍任何间谍行为,更别说是恐怖分子了。但是Shaw,Shaw会用他个人的方式来处理这一切。我见过他个人的一面。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不是恐怖分子,”Charles坚定地说。“我只是想做正确的事。”


“正确的事,”Erik说,他的手突然出现在了Charles发中,把他拉近到与自己额头紧贴。“正确的事就是你不要挡我的路,Charles,而且什么都不要做。懂吗?”


“你不能指望这一切再这样下去,特别是现在。”


Erik的嘴离Charles非常近,近到他说话的时候Charles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我说,你不要管这件事。不要阻挡我的计划。”Charles挣脱了他,仔细观察着Erik的脸,但他看起来仍旧是一如往常的冷漠。“求你了。告诉我你理解我,求你了。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耐心点。”最后,Erik只是点了点头,松开了他的手。


-


他要给Moira发一份报告。坐在键盘前两小时,却还是不确定该不该发。最后,Charles只是闭上眼,按下了发送键。消息的内容是:天气往南了(The weather’s turned south)。


-


Charles抓住Erik的时候后者正走在长无尽头的漆黑走廊里。他等在这儿有一会儿了,而且试图把他拉进一个角落里。但Erik的胳膊缠上了他的脖子,在他掐着Charles的喉咙时Charles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但在他抓住Erik后Erik就放开了他,Charles停止咳嗽后Erik说,“搞什么鬼。我差点杀了你。”他把Charles推进一个隐蔽的角落,问,“你还好吗?”


“除了我的尊严其他都很好。”


“好极了。”Erik说完后就准备走开,但Charles又一次抓住了他,这次比上次温和多了。扯了扯他连体服上的领子直到他回到Charles待的地方,两具身体紧紧相贴着。“我迟到了,”他小声说,但充满爱意。“Shaw要一份报告,很紧急。”


“Erik,”Charles说。


Erik的身体僵硬起来,但他没有走开,而是问,“你做了什么,Charles。”


“他做了什么,亲爱的Erik。真是个有趣的问题,你不觉得吗?”


Erik把头转向Shaw所在的方位。那个人看起来没有一丝不快。但他只是失望地摇了摇头,“恐怖分子,”他说。“在我眼皮子底下,哼,我还从没遇到过。”笑容突然从他脸上消失了。“还有你,Erik。我猜Charles会这么干,没想到你也。”


“他跟这些事一点关系也没有,”Charles插嘴说,“放他走。”


“闭嘴,”Erik说,“就只是闭嘴。”


-


在那之后的一切都变得很模糊:Erik,在某个瞬间朝Shaw扑了过去,Charles也跟着扑了过去。但是Azazel出现了,之后就没有什么记忆了。他醒过来,感觉自己好像溺水了一样。他的脸颊贴着地板,他能听见爪子掠过地面的微弱声音。尖叫,他尖叫着,好像无法停止,最后,幸运的是,他终于晕了过去。


“睁开眼睛,”有个人紧张地说。“Xavier,睁开你的眼睛。”


Charles眯着眼睛看着他。“Janos,什么。我在那里?”


“Shaw想要见你。”他带着冷酷的笑。“他说他想让你看着。我很抱歉。”


-


在Janos把Charles推进他的办公室时,Shaw正微笑着。“你真觉得我最后不会发现这一切吗,”他对Erik说。“啊,Charles。很高兴你能加入我们。”


Charles的目光从他转移到Erik身上,后者跌坐着被困在一把椅子上。


“哦,他很好,”Shaw用聊天的口气告诉Charles,抓着Erik的头发提起他的头。Erik没有反抗。他的一只眼睛肿起来了,半闭着,脸颊的一侧带着血迹。“你知道,通常来说我不是个爱好暴力的人。我只能说,我对他真是太失望了。对你也是一样,Charles。虽然你是意料之中的事”他突然放开了Erik,后者颓然跌了回去。“关系应当建立在信任之上,而不是谎言和破坏之上。”


“我早告诉过你放开他。你已经抓住我了,还想要些什么。”


Shaw在胸前交叉双臂,往后靠在桌子上。“你是真不知情,还是只想保护他?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浪漫得出奇!”他停顿了一下。“噢,如果你还以为你的朋友Moira会派人来营救你的话,我劝你还是别想了。我只能切断你和她的通信,很遗憾。”


“好吧,”Charles说,不是很在乎这个。“我会做你想让我做的任何事,”他说。“我能修好它。只要你放他走。求你了。”他试图摆脱Janos的掌控,但Janos好像钢铁似的困着他,所以他放弃了,展现出尽可能无害的样子。流露出后悔表情,十分后悔。“我能修好它,”他重复说。


Shaw的笑容消失了。“你当然能,而且你必须这么做。不管你还剩下多少时间。但那是因为你签的协议,而不是跟我为了一些不存在的东西讨价还价。”他在Erik面前蹲了下来,抚摸着他的脸颊。Erik瑟缩了一下。“我只不过是让你从我这儿借走了一下他,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对我想对他做的事指手画脚。”他的大拇指划过Erik的下巴。“我所倾注的一切工夫啊,”他说,甚至流露出一点喜爱。“太糟了。”


“的确如此,”Erik说,他抬起头。脸色可怕,明亮且美丽异常。“猜猜谁要来问好。”就在这时候警报响了起来。

灯光突然变红了,广播开始嘟嘟报警,警告,27级限制室破坏。警告。


Charles最终得以挣脱,他跌撞向前,想要够到Erik,但紧接着他的眼前一片漆黑。


-


会面室 2号 [0900时 公元2431.01.25]

执行者: Dr.Erik Lehnsherr

对象:Raven 8号


“我知道那些梦的含义了。它们不是梦,是讯息。”


“了解。那么那些讯息是什么呢。”


“女王想要你们知道,她的孩子会杀了你们所有人。”


*


舰长说,只要付钱,可以送他们去任何地方。Charles却只想回家。“我想让你看看地球,”他告诉Erik,在他们的床铺上紧紧抱着他。


“我记得很清楚,谢谢你。”


“不,”他用手捧起Erik苍白的脸,让他歪了歪头。“我想让你感受太阳照在你脸上的滋味。这张脸上。你会晒黑的(tan)。或者晒伤。”他皱了皱嘴。“我会晒伤。你可能会晒黑。你可以往我身上抹防晒。我还是会晒伤,但不会那么厉害。”


“你比Shaw还疯狂,”Erik说。他闭上眼睛,一点点挣脱Charles的怀抱。“你总是忘记我是什么。”


“不,”Charles告诉他,“不,我没有。”


-The End-


译者废话:其实就是因为太喜欢结尾才翻译的,如果没有表达出原文的美好是我的锅……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6

异形AU

AO3原文

AO3译文

作者:cm(mumblemutter)

配对:EC/CE


-


Erik把他带到了室外。准确地说,把他拖到了室外。Charles在飞船进入船坞时看到过一些这个星球的景色,而那已经完全足够了。LV-212原本是为地球化改造和再安置准备的,但即便是最初的承包商也不能把它的环境改造地更加宜居一点。Charles读过相关报道,Weyland-Yutani低价买下这个星球的开发权,然后重新设计了建到一半的设施,把它们改造成纯粹的武器研究基地。在他们爬上沟壑时,他在一块黑色岩石上打了个趔趄,差点掉了下去。但Erik抓住了他,帮他保持平衡。“这是个坏主意。”Charles抱怨说。“现在我已经看过这个星球了,我们能回到温暖的地方了吗,拜托。”


Charles快冻僵了,但Erik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寒意。他只是冲Charles咧嘴笑了笑,然后回头继续向上爬,头也不转地对他说。“跟上我。你没问题的。”


终于登上顶峰时,他们发现:只有更多的黑色岩石。在一堵极其陡峭的悬崖前绵延数英里,带着一模一样的颜色几乎永远望不到头。

“令人惊叹,”Charles说,但Erik脸上的神色迷离而诡异,让他接下去不敢说任何话。


“Shaw从来没有把我关起来。也没有锁过门。没有禁止我使用任何设备,除了那些武器和一些敏感区域的设备。” “当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究竟是什么之后,我逃跑了。就从我们刚才爬出来的出入舱口。我只是不小心找到了那里。那个时候是冬天。他侧眼瞥了Charles一下,后者正裹在自己的大衣里瑟瑟发抖。“顺便一提,现在的天气还算是温暖的。”Charles摇了摇头。“那时候到处都是冰,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还是一直往上爬。如果我再聪明点,就该直接往泊船湾走,在那些运输船上试一试运气,但当时我什么也没想,我只想逃出来。到我们现在站的地方几乎花了我无穷无尽的时间。我那时差不多快死了,如果再走两步的话,我就真的死了。

Charles往下看了看,感到有点头昏眼花。Erik再次抓住了他,伸出坚定有力的手帮他保持平衡。“稳住,”他说,“空气太稀薄了。在你开始换气过度前保持放松。”


Charles用他戴手套的早已失去知觉的手指死死抓住Erik的连体服,直到世界不再打转。 “我很好,”他最后说,但还是靠在Erik身上。“所以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们来找你了吗?”


“没有,”Erik简单地说。“我放弃了。我甚至怀疑Shaw根本没注意到我曾经逃跑过。”


-


一个胚胎悬浮在羊水中:活性稳定,成长飞快。Shaw走近实验室,拍了拍Charles的背,说,“就是这一个。我有预感。你没感觉到吗,Charles?我带你来的时候就知道你能带来好运。我们该为第二阶段做准备了,一切都很顺利。”


Charles毕恭毕敬地远离Shaw,朝Erik投去一瞥,后者正站在胚胎室边,抬起头来。“Erik,”Shaw说,似乎终于意识到了Erik的存在。“你不感到骄傲吗?毕竟她是你的孩子。”


Erik转开头,但他看着Charles,而不是Shaw说,“我当然骄傲。欣喜若狂。但是他们一直在……”


“死亡,是的。”Shaw微笑着。“但我们现在有了Charles。我认为我们不会有更多失败了。你觉得呢,Charles?”


“不会的,”Charles说。“Raven 13号是完美的。”另一些人也不会死,但他没有告诉Shaw.他转而望着Erik悄悄离开时消失在阴影里的脸。他在故意躲着Charles。


-


会面室 2号[0090时,公元2431.01.08 ]

执行者:Dr.Erik Lehnsherr

对象:Raven 8号


“所以我得率领由这种东西组成的一支军队,是吗?”


“可能并不是你。”


“那你要繁殖我吗?克隆我?求你直接让我死吧。为什么你不让我死呢?”


“你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别做那些你不能信守的承诺,Erik。我知道你死的时候。你会有一套说辞。(I know when you die. You have a tell. )”


“你会告诉别人吗?”


-


后来,在Erik的房间,Charles用他的指尖描绘着Erik脸部的线条,而Erik看着他。Charles很难相信这双眼睛曾属于别人:有时候几幅画面会在他的脑海中重叠在一起。这是记忆玩的把戏。


“你应该更快乐点,”Charles说。


“快乐,”Erik的语气平板。“你把我当成真正的人类了。”


“你对我来说足够真实。她……”


“她,”Erik插话说,听起来很生气,这是Charles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生气。真实的愤怒。“她不应该存在的。我们都明白这一点。”


Charles垂下了手,但Erik用手指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心口。Charles深吸一口气,说,“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记得。”他的手放下了,而Charles想要把头发从他的脸上拨开。想告诉他一切都会没事的。想告诉他自己会照顾好所有的事。很可笑,只是踏出了这个该死的星球一会儿他就觉得难以应付了。“你是个科学家,”Erik疲惫地说,浑身所有的怒意都褪去了,仿佛之前从未出现过一样。“看看你刚刚做了什么。让她成真。我试过了,我试过了……”


Charles又一次把自己的手指放在了Erik的嘴唇上,只是为了让他住口。“不,”他说。“这不是我来这儿的真正原因。”

-TBC-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3

异形AU 亲亲啦~

原文地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8429

作者:cm (mumblemutter)

配对:EC/CE

待授权,是没有考据的渣翻,推荐看原文:D



-


“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Charles问。


“你为什么不问你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呢,Xavier。”他靠在远处的墙边,双臂交叉在胸前,依旧穿着他那套连身裤。Charles怀疑他所有的衣服都是一个样。这个房间狭小,带着功利主义的风格,但与Charles想象的差不多:跟Charles自己的住处很像,只不过Erik的更像个监狱。或者他只是自己理解错了而已。“当然会有保密协议,”他记得那个活泼的金发姑娘在把笔递给自己签名时说。“怎么,告诉所有人你要让我下半辈子在监狱中度过?”Charles笑着回答她。那姑娘没有回复,她的笑也并非发自真心。“如果你打算进来的话,请别只站在门边。”Erik说。


门在他背后关上的时候,Charles吓了一跳。这个房间太小了;即便是只站在门口,他也离Erik非常近。“我并不想打扰你。你不用告诉我任何事。”


“五(译者注:指现在这个Erik是Dr.ErikLehnsherr的第五个克隆体,出生已经五年),”Erik说。“这是你想知道的两个问题的答案。我是在这里出生……被制造的。”


“但到底是怎么……”


“加速生长。加速学习。就是他们用在T2上的技术。”


“但这是不可能的,”Charles大声说。“人类的大脑不能这样吸收知识。即便可以,过程一定极其痛……”他停了下来,接着,Erik的脸色就变得十分糟糕。即便他没有表露出防备的样子,Charles也确定自己在这里不受欢迎。“你想要我离开吗。”


“你或许应该这么做。但我是USM的财产。作为一个六级雇员,你有权使用相应等级的设备。我没权利要求你做任何事。”


“那你想要我留下吗,Erik。”只差三步,他们的距离近的可以互相接触。Charles几乎是违抗自己意志般地抬起了手。追溯着Erik硬朗的轮廓;他眼周的一条条纹路。他看起来的确不新了,但当Charles的手指移动到他的嘴唇边时,Erik发起抖来,然后说。


“别,”他说。“我不能。我从未。”


“噢,”Charles说,还是亲了上去。


-


会面室 2号 [0900时,公元2431.04.01 ]


执行者:Dr. Erik Lehnsherr


对象:Raven 8号


“我昨天刚刚想到,要是切下自己的胳膊,我可以变成血液流出这个你安满了锁的房间。我能逃走。”


“你的房间都没有上锁,Raven。”


“是啊,但我能去哪儿呢?谁会想要我这样一个自然的怪物。”


“Raven……”


“还有,要是我走了,谁来保护你不受他们的伤害呢?”


-TBC-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2

原文地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8429

作者:cm (mumblemutter)

配对:EC/CE

待授权,是没有考据的渣翻,推荐看原文:D


-


Charles过来找他时,Erik向他投去了警惕的目光,接着在控制台前弯下腰与另一个工作人员深入讨论起来。而这个人一直无视Charles,直到Charles把手伸出来, “Charles Xavier, 很高兴见到你-”


“Dr.Azel,研究生物。”他说。听口音,Charles判断他来自贝塔殖民地,他模模糊糊地记得那个地方曾经卷入过一场长达半个世纪的持久内战。Dr.Azel上上下下打量了Charles一番,然后转过头去对Erik说:“会尝试调整。气温读数应该会在明天稳定下来。”他朝着两个人都点了点头,然后无声无息地退出了房间。


“他待在这里多久了?”Charles问。


“够久了。”看着Charles扬起的眉毛他叹了口气,“如果你有问题,建议你亲自去问他。不过要是你这么做的话,做好脸上挨揍的准备。”他放松了点,露出了一个类似微笑的神情。“你看起来很好揍,Xavier。”


“这算是个威胁吗?”


“现在我何必这么做,”Erik说,他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控制台上,“我才刚认识你。”


“但你看起来很眼熟,”Charles回答说,“你确定我们之前没有见过吗。”


“我相信要是我见过你,我一定记得你。现在,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不,是。我想我迟早会记起来的。”Charles说,Erik根本没抬头,于是Charles觉得参观恐怕还得等一等。“如果我请你带我去Shaw的住处,你很可能会要我自己去看地图,对吧?”没有回应,Erik只是微微皱了皱眉。Charles叹了口气,转身去找控制台了。


-


这头山羊一直很冷静。然而在它被放进小房间内,拴在墙壁的钩子上后,开始咩咩乱叫。小匣子仍然封闭着,里面的生物并没有意识到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宿主。


“如果不只有一个宿主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Charles问Erik,后者正往本子上记着笔记,微微蹙眉。


“它会找最近的一个,除非宿主中有一个是人类。它总是先寻找人类宿主。”


Charles想问他为什么知道这些,但是匣子开始缓缓打开。他倾身靠近,手掌撑在玻璃上观察那些细小、纤弱的腿缓缓爬出。山羊的叫声更加慌张了,Charles忍不住畏缩起来。“我们能不能掐掉双向声道?这声音太叫人分心了。”


“你认真的吗?”


“你也许之前做过上百万次实验,Erik。但是我没有。”


Erik眼神决然:“那么这就是你适应它的好机会。”他停顿了一下,“你为什么来这儿?”


“这算是个什么问题?”


“你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在从事教学工作。而且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不知怎的忘了重要的一点,但这是一个武器开发项目。最终目的是实际应用和商业收益,是生物武器。”


Charles及时转身去,观察那东西落到吓坏了的山羊脸上。山羊已经放弃了,停止了挣扎。它只是倒在地板上,四条腿绝望地抽搐着。“我不需要终身教职,”他说,“而且我很清楚这是什么项目。我最快什么时候能参与测试?”


“那好吧。”Erik猛地砸向一个红色按钮,他们右侧的门就安静地打开了。“请吧,Xavier。”


-


在住处,Charles发送了另一条消息:天气变糟了。回复过了一会儿才过来:做好下雨的准备


-


食堂出乎意料的人满为患。Charles没有意识到这个星球上有这么多人。除了参与同项目的人外,他很少遇到什么人。Charles抓着他的食物托盘走到房间的角落:“我能加入你吗?”


“如果你非要这么做的话,”Erik说,用口气暗示他并不欢迎Charles的加入。


Charles微笑着放下了托盘。“嗯,这看起来的确,挺开胃的。”他说,倘进Erik对面的座位。


Erik错愕地看着他,看起来很困惑。“你想要什么,Xavier?”


“不,我只是……”


“我通常一个人吃午饭。”


“啊,那你想要我坐去别的地方吗?”Charles敷衍地朝餐厅那头望了一眼,寻找着空位。


“不用,你乐意就坐着吧。”


“感谢你的宽宏大量。”


Erik伸手去拿他的饮料,喝完后他突然站起来,“我吃完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Charles看着他走出去,身材瘦削美好,肌肉紧致,容貌陌生又熟悉,让Charles摸不着头脑。在他想起来的时候,Erik早已离开餐厅了。


他几乎是跑着进过道的,食物原封不动,他在Erik身后喊道:“别,等等。我知道了……”Erik没有回应,只是继续朝前走,Charles跟着他,直到对方停下脚步转过身,脸色一如往常的古怪而冷漠。“原谅我”Charles说。“只是我之前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在Viktor和Nagami对决,和后来的销毁发生之后-我听说过私人非法拥有的传闻,但是……再一次的,我很抱歉,但你的存在违反了太多法律,以至于我……”


“好吧,这有点反应过度了,不是吗?”当Shaw把手放在Erik颈后时,Erik没有转头,他的瑟缩也几不可见。“你难道不知道这东西是谁吗?这是Dr.Erik Lehnsherr。你肯定做过研究的。”


他的话惊醒了Charles,他当然知道Erik是谁,他一直都知道。


-


“所以我告诉公司,我真正想要的是Dr. Erik Lehnsherr。问他几个问题,稍稍解剖一下他的大脑。他们为我准备了一些可笑的AI交流界面,”Shaw翻了个白眼,“然后放在一个T2里给了我。”看着Charles的神色他继续说,“它们还没上市。但还没等他们在设备中上传更多有用的数据,源头就死了,所以我跟他们说,为什么不干脆给我一个该死的克隆版?于是他们就给了我一个。”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愉快地说,“你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对吧,Xavier?”


他一定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疯了,Charles想,尽管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做出了他知道自己一定会遵守的承诺。每个克隆人都被带回工厂处死了。第一波销毁开始的时候Charles还是个孩子,但他记得他的母亲为战争的全面爆发而恐惧。一波接一波的克隆人为争取他们生存的权利而抗争。他们的目标从未实现过,其中的大部分都静悄悄地离开了,之后便消失了。除了眼前的Erik,走在Shaw和Charles身旁,完全置身于他们的对话之外,即便对话的中心就是他自己。“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Charles又说了一遍,目光从Erik坚定地望着自己的眼神上挪开。“我向你保证。”


“好样的,”Shaw说,掐了掐他的胳膊。


-


“没一个混血种能活上几天。”Shaw说。他伸出双手,手掌朝上,朝着Erik所在的方向。“现在我们都有他本人在了,但即便是他,也给不了我一个答案。这是我多年工作的成果,有时候我也会感到十分失望。他难道不该是个天才吗?早该搞清楚这一切才对。”


Erik从拼接组织样本的工作中抬起头,温和地说道,


“也许这个故事寓意就是,克隆只能给你一个复制品,你不能用它来代替最初的蓝本。”


“他可真悲观。也许我该加把劲,为他注入点乐观精神。”Shaw叹了口气。“总之这不是一门精确科学,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他靠向Charles,安慰性地在他背后拍了拍。“但我对你有信心,Xavier。对你俩有信心。”


Charles盯着Erik,后者沉迷于工作,就好像他根本没听见Shaw说的一个字,但牙关紧咬。Shaw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这一点。“我会尽我所能。”Erik心不在焉地对Shaw说。“但你应该让我们回去工作。这样下去,我们的进度会落后。这些虫卵的下一个周期会在一小时后开始。”等到Shaw终于离开,Charles小声地询问,“你会困扰吗,他总当你不在场时似的谈论你?”


Erik完成了他拼接样本的工作,把它们小心翼翼地放进有盖培养皿。“我没有资格感到困扰。别再这样看我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们这些科学家都一样。不是表示怜惜就是对此着迷,或者两者都有。这里有的是你可以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别把我也当成它们的一份子。”


“但是,”Charles急忙说,被Erik惊得道出了实情。“这是不对的。至少违反了道德。”


“闭嘴,”Erik说,他的口气让Charles失去了再说一个字的勇气。“你对这里的运作方式一无所知。没人会在乎的,Charles。USM也不会。他们只想要结果。Erik Lehnsherr,他死在他们称之为一场事故LV-200爆炸中。所有的研究成果都付之一炬。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想要重现他的研究。这是他们最接近胜利的时刻了。没人可以靠提出什么非法克隆问题从中作梗。”


“是啊,特别是当这个克隆人就是他们此行的起点的时候。”Charles疲惫地揉着自己的脖颈。感到一阵紧张性头痛正在袭来。

“他在一点点学习。这是个好现象。”Erik看了他最后一眼,转头盯着显微镜观察他的样本去了。“你可能会在这个地方幸存下来。”


-


会面室 2号 [0900时,公元2430.11.20]

执行者:Dr. Erik Lehnsherr

对象:Raven 8号


“早上好,Raven。”


“早上好, Erik。今天你感觉如何?”


“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


“你睡得好吗?”


“跟往常一样。”


“没有变好,也没有变坏?”


“没有。”


“上次我们对话的时候,你说你的梦更频繁了。”


“它们不是梦。我一直这么告诉你。她在呼唤我。她希望我去找她。”


“你对此的感受如何?”


“害怕。”


-


Charles进入休息室的时候,Erik正在桌边与Janos玩什么纸牌游戏。Charles拿了一杯咖啡,坐得离他俩远远的。24小时没合过眼,他累得几乎快要崩溃了。他朝Erik瞪了一眼,Erik却似乎很满足于无视他,继续从手中的杯子里啜饮着类似于威士忌的液体,不时和Janos交换一个笑容。这是Charles来到这里之后,见过Erik最放松的时刻。叫人好奇。Charles深深陷入自己的椅子里,喝着咖啡,观察着他俩,但他很快就感到无聊了。在Erik的声音惊醒他之前,Charles都快睡着了,“Xavier,你想喝一杯吗?”


“我有喝的了。”Charles无力地摇了摇自己的冷咖啡。Erik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注意到Janos已经走了。


“你怎么受得了他,”Charles问。Erik慢慢地转向大门。


“Janos?作为一个机器人,他挺好的。我觉得这个公司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究竟制造出了什么。”


“所以究竟是什么呢?”


Erik没有回答,转而把酒瓶递给了他。“给你。可能会帮你睡得好些。”看着Charles的表情他又加了一句。“这里的每个人都只是在做他们应做的事。” “也许吧,”Charles嘀咕着,酒精在他的舌头上尝起来又浓又苦,“我很怀疑。”


Erik歪了歪头。“你精疲力竭的时候非常令人讨厌。我建议你去睡一觉。”


“我没—嘿。”他在Erik准备离开之前抓住了Erik的袖子,说“别走。你能教怎么玩这个吧,这是什么呀?”


Erik皱了皱眉。“回到你的房间去,Xavier。好好休息。有必要就带上这瓶酒。”Charles只是朝他眨了眨眼睛,最后Erik屈服了,抓了一把椅子坐下。

-

“我们还在用人类做宿主吗?”


“不是人类。”Erik说,弯下腰,观察着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Erik says, bending over the small, still frame of a girl no morethan twenty years old???)“是克隆人。”政府把最后一波销毁外包给了外部承包商。承包商在成功处理完这些克隆人之前就倒闭了。所以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还活着,进入休眠状态。”


“哦,我懂了。”他把目光转向这一排排胶囊(译者:pods,额,就是装着休眠克隆人的装置),像一颗颗闪耀的银色子弹一般堆积起来。“有多少?”


“300,允许有误差。”


“这已经很多了。”


Erik完成了检验贴在女孩腿上的标签的工作,满意地点了点头。“想要制造一支军队,必须要有现成的宿主。就目前而言,他们比家畜廉价。”


Charles弯下腰,把手指放到女孩苍白喉咙的底部。“她在过程中会醒过来吗。”


“他们有时候的确会醒过来。很难下结论。”


“那就下一个结论,”Charles说。


Erik投在他身上的目光坦率而带有侵入性(accessing)。“你知道吗,你不属于这里。而且我很难搞明白,你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


“所以你总是坚持不懈地提醒我这一点。”Charles避开他的目光,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平复自己的心跳上。


“我是对的。”他突然以很快的动作站起来,接着伸手把Charles也拉了起来。“听一听我的建议。”他说话的口气听起来不像是建议,倒像是警告。Charles微微感到有些恶心。“如果你感到难受,我建议你走到外面去。”


他径直跑回房间后才吐出来。


-TBC-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

原文地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8429

作者:cm (mumblemutter)

配对:EC/CE

待授权,是没有考据的渣翻,推荐看原文:D


Summary:
一切都太晚了。

Notes:
There is "science" somewhere in here. You should probably ignore it.

当他睁开眼睛时,Erik正望着他,嗓音低沉地说:“快点,Xavier, 起来。我们必须离开,Charles。”Charles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黏糊糊的,而当他移开手指时,发现它们早已被鲜血染红。“我们没时间关心这个了。”Erik说,把他拖了起来。

来到外面的过道,Erik不停地告诉他:“走,继续走。”而他们周围的设施正在不断燃烧。有什么人在尖叫,但Erik只是冷酷地说:“不要停。”

“我们能帮她。”

“怎么帮?她快死了。”Erik握着他的手紧得无法挣脱,Charles只好任由自己被他拽走,尽管那切实藏在他体内的东西威胁着要呛死他,Charles依旧挣扎着保持呼吸。

-

“你确定你知道怎么驾驶这家伙吗?”在Erik把他固定在座位上后,Charles问。 他试图不去想那些溅在自己衬衫上,还有Erik衬衫上的血;不去想Erik一路上击毙所有守卫时脸上的神情,不带丝毫犹豫。
Erik的手背轻轻掠过Charles的脸颊:“我们马上就会搞懂的,不是吗?”

另一个警报响了起来,飞船的电脑突然说道:“警告,此设备将在两分零零秒之后启动自我摧毁程序。疏散必须马上进行。警告……”Erik滑进驾驶座,按下了头顶的几个按钮。警报声在Charles尝试解开把自己困在座位上的安全带时就突然被切断了。“Erik, 到底见鬼的发生了什么,”他问,然后开始更用力地挣脱安全带。

Erik的回答十分冷静,就好像在谈论天气。“这个物种决不允许存活下来。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Charles放弃了与搭扣的斗争,颓然倒在座位上。什么都无关紧要了,引擎的轰鸣声证明了飞船升空是迟早的事。“这里还有好几十个人,”他绝望地说,“我们不能把他们留在这里等死。”

“我告诉过你了,”Erik说,“他们已经死了。”

-

第一晚的时候他把一支枪交到了Erik手里。他们偷渡上了一艘飞船。疤痕累累,满头红发的舰长敷衍地看了一眼Charles的ID,然后没有过问Erik的。他告诉他们:“只要你们能付钱,我们可以带你们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要是敢惹麻烦,我就把你们关进气闸舱里。”最后一句话是冲着Erik说的,而后者似乎对她的语气毫不介意。

“我不会朝你开枪的,Charles。在不能下定论的时候不会。我们需要做一个扫描。”

Charles觉得好笑:“对啊,去问问那位好心的舰长,看她是不是愿意把医疗舱让给我们做医学检查。”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平平,不带任何色彩。“我觉得她宁愿把我们关进气闸舱”Charles握着Erik拿枪的手,把枪管对准自己的喉咙:“快开枪吧,”他说,语气近乎祈求,“我宁愿就这么死掉。”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Erik严肃地说,将自己的手轻轻地从Charles的手中解脱出来,枪被扔到了床上。“我向你保证绝不手软。”

那天晚上,Erik操了他,而Charles闻到了血、臭氧,和浓重的酸味。但他还是硬得要命,他还是那么想要Erik。Erik的嘴在Charles的胸口,而当他咬下去的时候,Charles想象着小小的牙齿从自己的身体内部刺出来,靠一个充满着死亡气息的吻向外伸展。

*

LV-212, USM 医学研究站,公元 2479 年

在干船坞(dry-dock)与他碰面的男人并不是Dr. Sebastian Shaw。相反的,他很高,身材近乎瘦削,苍白的肤色表明此人已经在不见阳光的地方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Charles从他的工作服上推测他是维护团队中的一员,但佩戴的徽章显示他有七级许可。“我希望飞船下降得还算顺利,”他说,听起来好像他根本不在乎得到回答。他动身走向远处,而Charles几乎要跑起来才能赶上他。在领队检查Charles的ID时,守卫身着黑色军服,佩戴着散发危险气息的枪支站在门边。领队抬头看了一眼Charles,确保真人与照片一致后才点头放行。

进门之后的路上,他告诉Charles: “每隔五扇门,控制台上就会有一份地图,以防你迷路。你有六级许可,所以区域28到区域75在你的权限之外。任何违反安全的行为都会遭到得到授权的致命打击。所以拼命寻找方向的时候请不要试图往那片区域晃。”

“这就是发生在上一个人身上的事吗?”Charles问。

这个问题让他得到了一个不带任何愉悦性质的尖锐注视。“你想要先被带去自己的住处还是先跟Dr. Shaw见一面?”

“还是先完成任务吧,”Charle说,“而且我恐怕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是因为我没有得到名字。”他突然停在另一扇门前。这扇门没有守卫,但是需要输入密码解锁。“欢迎来到普罗米修斯号。”在门吱啦着打开时,他说。

-

“Erik有介绍他自己吗?我打赌他没有。”Dr.Shaw手指着Erik,后者只是两腿分开站着不动,双手扣在背后。这里有一股Charles无法理解的奇怪的暗流,只好留到之后再仔细探究。“我还敢打赌他告诉过你,要是你晃到了错误的方向就会被击毙。”他停顿了一下,“顺带一提,从部分情况来说,这倒是真的。”

“如果我在这里没有其他需要的话,”Erik插话。

“别,”Shaw漫不经心地说,他正在跟Charles握手,招呼他坐下,“你留下。”

“我需要去查看气温读数。3号室有持续的气温读数波动。要是有什么故障的话-”

“噢,好吧,”Shaw不耐烦地挥手。“走吧,去工作。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工作狂。”他倾身向前悄悄告诉Charles,“不能怪他们,说实在的。这个星球就是个他妈的荒原。我恐怕唯一的刺激就是工作了。你能来这里我非常高兴,顺便说,Dr.Xavier,你真是一个-”

Charles 打断了他, “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工作。”

Sebastian Shaw 笑了。“噢,你也是这幅样子。我很忙,但是Erik可能有五级权限,他能带你一程。如果你能找到他的话,他会带你转转。如果他拒绝了,就告诉他是我要他这么做的。”

-

“他真是这么说的?”Erik只是歪了一下头,设法让这句话听起来不是他所听过的最荒谬的提议。

“你不是非要这么做,”Charles回答说,用上了往往能够消除人们戒心的笑容。Erik的面容没有变化。“这样的话,我猜迷路的时候我只能尽量不往那些会让我中枪的区域走了。”

Erik叹了口气。“要是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Shaw会杀了我的。跟上,Xavier。”

这不是什么参观,Erik也算不上什么导游。过道一个接着一个,最后Charles头痛万分,却还是没搞清自己怎样才算是从一个区域游荡到另一个。“你在这里待了很久吗,Erik, ”Charles问。

“是。”他指向左侧。“那里是食堂。我们的工作昼夜不停,所以一直有食物供应。提醒你,不是什么可口的食物。”

Charles轻笑了声,但是Erik已经走到前面去了,登上电梯上行,出来之后右转,再右转,然后他们停在了又一扇没有任何特色的门前。“你的住处,”他说,看着Charles抬起的眉毛。“你应该休息。低温睡眠造成的疲乏会在-”Charles的身体伴随着一阵突然袭来的恶心趔趄着往后倒了一下。“现在就影响你。”

门在Charles面朝它的时候自动打开了。他走进门,当头晕的感觉减弱到足以让他再次集中精神时,Erik早已走过大半条过道了。“Erik,”Charles呼喊出声。Erik停下脚步,耐心地转过头。“谢谢你带我参观。之后我们再见?”

Erik简单点了点头,继续被打断的步伐。

门在他身后关闭之后,Charles立即发送了一条信息:天气晴朗。等待回复。

Moira马上就回复了:继续观察天空。

信息发送后,他瘫倒在自己的床铺上,马上就进入了无梦的深度睡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