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y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7

异形AU 完结

AO3原文

AO3译文

作者:cm(mumblemutter)

配对:EC/CE


-


Charles走过来取咖啡时,Janos和Erik正在玩牌。Charles24小时都在盯着胚胎发育,他觉得要是自己待的时间足够长,就能目睹她的成长了,但成长的瞬间似乎永远只发生在他闭眼睛的时候。Charles拿到咖啡后拖了把椅子,Janos挪动着给他腾出位置。“这咖啡为什么这么糟糕,”他抱怨说。


“每次换班的时候Azel都往里面撒尿,”Janos说。


“尝起来的确如此。”Charles拿起了他的牌。一小时后,他打败了所有人。“今天大概是我的幸运日,”他说,打了个大大的哈切,下巴的骨骼发出咯咯声。Janos笑了笑,把自己的牌扔到了桌上。


“我不玩了,”他说,向面前的两个人点了下头,就把椅子挪开站了起来。Erik点头回应他,而Charles用微笑跟他说了再见。Janos走后Erik开始洗牌,但他并没有想要继续玩的意思,而是把手撑在桌上,疲倦地揉着自己的脸。“对不起,”Charles说,“我知道这很难接受。”


“很难接受?”Erik大笑,声音却空洞无力。“你不知道一旦被他发现会发生些什么,Charles。公司不容忍任何间谍行为,更别说是恐怖分子了。但是Shaw,Shaw会用他个人的方式来处理这一切。我见过他个人的一面。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不是恐怖分子,”Charles坚定地说。“我只是想做正确的事。”


“正确的事,”Erik说,他的手突然出现在了Charles发中,把他拉近到与自己额头紧贴。“正确的事就是你不要挡我的路,Charles,而且什么都不要做。懂吗?”


“你不能指望这一切再这样下去,特别是现在。”


Erik的嘴离Charles非常近,近到他说话的时候Charles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我说,你不要管这件事。不要阻挡我的计划。”Charles挣脱了他,仔细观察着Erik的脸,但他看起来仍旧是一如往常的冷漠。“求你了。告诉我你理解我,求你了。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耐心点。”最后,Erik只是点了点头,松开了他的手。


-


他要给Moira发一份报告。坐在键盘前两小时,却还是不确定该不该发。最后,Charles只是闭上眼,按下了发送键。消息的内容是:天气往南了(The weather’s turned south)。


-


Charles抓住Erik的时候后者正走在长无尽头的漆黑走廊里。他等在这儿有一会儿了,而且试图把他拉进一个角落里。但Erik的胳膊缠上了他的脖子,在他掐着Charles的喉咙时Charles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但在他抓住Erik后Erik就放开了他,Charles停止咳嗽后Erik说,“搞什么鬼。我差点杀了你。”他把Charles推进一个隐蔽的角落,问,“你还好吗?”


“除了我的尊严其他都很好。”


“好极了。”Erik说完后就准备走开,但Charles又一次抓住了他,这次比上次温和多了。扯了扯他连体服上的领子直到他回到Charles待的地方,两具身体紧紧相贴着。“我迟到了,”他小声说,但充满爱意。“Shaw要一份报告,很紧急。”


“Erik,”Charles说。


Erik的身体僵硬起来,但他没有走开,而是问,“你做了什么,Charles。”


“他做了什么,亲爱的Erik。真是个有趣的问题,你不觉得吗?”


Erik把头转向Shaw所在的方位。那个人看起来没有一丝不快。但他只是失望地摇了摇头,“恐怖分子,”他说。“在我眼皮子底下,哼,我还从没遇到过。”笑容突然从他脸上消失了。“还有你,Erik。我猜Charles会这么干,没想到你也。”


“他跟这些事一点关系也没有,”Charles插嘴说,“放他走。”


“闭嘴,”Erik说,“就只是闭嘴。”


-


在那之后的一切都变得很模糊:Erik,在某个瞬间朝Shaw扑了过去,Charles也跟着扑了过去。但是Azazel出现了,之后就没有什么记忆了。他醒过来,感觉自己好像溺水了一样。他的脸颊贴着地板,他能听见爪子掠过地面的微弱声音。尖叫,他尖叫着,好像无法停止,最后,幸运的是,他终于晕了过去。


“睁开眼睛,”有个人紧张地说。“Xavier,睁开你的眼睛。”


Charles眯着眼睛看着他。“Janos,什么。我在那里?”


“Shaw想要见你。”他带着冷酷的笑。“他说他想让你看着。我很抱歉。”


-


在Janos把Charles推进他的办公室时,Shaw正微笑着。“你真觉得我最后不会发现这一切吗,”他对Erik说。“啊,Charles。很高兴你能加入我们。”


Charles的目光从他转移到Erik身上,后者跌坐着被困在一把椅子上。


“哦,他很好,”Shaw用聊天的口气告诉Charles,抓着Erik的头发提起他的头。Erik没有反抗。他的一只眼睛肿起来了,半闭着,脸颊的一侧带着血迹。“你知道,通常来说我不是个爱好暴力的人。我只能说,我对他真是太失望了。对你也是一样,Charles。虽然你是意料之中的事”他突然放开了Erik,后者颓然跌了回去。“关系应当建立在信任之上,而不是谎言和破坏之上。”


“我早告诉过你放开他。你已经抓住我了,还想要些什么。”


Shaw在胸前交叉双臂,往后靠在桌子上。“你是真不知情,还是只想保护他?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浪漫得出奇!”他停顿了一下。“噢,如果你还以为你的朋友Moira会派人来营救你的话,我劝你还是别想了。我只能切断你和她的通信,很遗憾。”


“好吧,”Charles说,不是很在乎这个。“我会做你想让我做的任何事,”他说。“我能修好它。只要你放他走。求你了。”他试图摆脱Janos的掌控,但Janos好像钢铁似的困着他,所以他放弃了,展现出尽可能无害的样子。流露出后悔表情,十分后悔。“我能修好它,”他重复说。


Shaw的笑容消失了。“你当然能,而且你必须这么做。不管你还剩下多少时间。但那是因为你签的协议,而不是跟我为了一些不存在的东西讨价还价。”他在Erik面前蹲了下来,抚摸着他的脸颊。Erik瑟缩了一下。“我只不过是让你从我这儿借走了一下他,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对我想对他做的事指手画脚。”他的大拇指划过Erik的下巴。“我所倾注的一切工夫啊,”他说,甚至流露出一点喜爱。“太糟了。”


“的确如此,”Erik说,他抬起头。脸色可怕,明亮且美丽异常。“猜猜谁要来问好。”就在这时候警报响了起来。

灯光突然变红了,广播开始嘟嘟报警,警告,27级限制室破坏。警告。


Charles最终得以挣脱,他跌撞向前,想要够到Erik,但紧接着他的眼前一片漆黑。


-


会面室 2号 [0900时 公元2431.01.25]

执行者: Dr.Erik Lehnsherr

对象:Raven 8号


“我知道那些梦的含义了。它们不是梦,是讯息。”


“了解。那么那些讯息是什么呢。”


“女王想要你们知道,她的孩子会杀了你们所有人。”


*


舰长说,只要付钱,可以送他们去任何地方。Charles却只想回家。“我想让你看看地球,”他告诉Erik,在他们的床铺上紧紧抱着他。


“我记得很清楚,谢谢你。”


“不,”他用手捧起Erik苍白的脸,让他歪了歪头。“我想让你感受太阳照在你脸上的滋味。这张脸上。你会晒黑的(tan)。或者晒伤。”他皱了皱嘴。“我会晒伤。你可能会晒黑。你可以往我身上抹防晒。我还是会晒伤,但不会那么厉害。”


“你比Shaw还疯狂,”Erik说。他闭上眼睛,一点点挣脱Charles的怀抱。“你总是忘记我是什么。”


“不,”Charles告诉他,“不,我没有。”


-The End-


译者废话:其实就是因为太喜欢结尾才翻译的,如果没有表达出原文的美好是我的锅……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