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y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6

异形AU

AO3原文

AO3译文

作者:cm(mumblemutter)

配对:EC/CE


-


Erik把他带到了室外。准确地说,把他拖到了室外。Charles在飞船进入船坞时看到过一些这个星球的景色,而那已经完全足够了。LV-212原本是为地球化改造和再安置准备的,但即便是最初的承包商也不能把它的环境改造地更加宜居一点。Charles读过相关报道,Weyland-Yutani低价买下这个星球的开发权,然后重新设计了建到一半的设施,把它们改造成纯粹的武器研究基地。在他们爬上沟壑时,他在一块黑色岩石上打了个趔趄,差点掉了下去。但Erik抓住了他,帮他保持平衡。“这是个坏主意。”Charles抱怨说。“现在我已经看过这个星球了,我们能回到温暖的地方了吗,拜托。”


Charles快冻僵了,但Erik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寒意。他只是冲Charles咧嘴笑了笑,然后回头继续向上爬,头也不转地对他说。“跟上我。你没问题的。”


终于登上顶峰时,他们发现:只有更多的黑色岩石。在一堵极其陡峭的悬崖前绵延数英里,带着一模一样的颜色几乎永远望不到头。

“令人惊叹,”Charles说,但Erik脸上的神色迷离而诡异,让他接下去不敢说任何话。


“Shaw从来没有把我关起来。也没有锁过门。没有禁止我使用任何设备,除了那些武器和一些敏感区域的设备。” “当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究竟是什么之后,我逃跑了。就从我们刚才爬出来的出入舱口。我只是不小心找到了那里。那个时候是冬天。他侧眼瞥了Charles一下,后者正裹在自己的大衣里瑟瑟发抖。“顺便一提,现在的天气还算是温暖的。”Charles摇了摇头。“那时候到处都是冰,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还是一直往上爬。如果我再聪明点,就该直接往泊船湾走,在那些运输船上试一试运气,但当时我什么也没想,我只想逃出来。到我们现在站的地方几乎花了我无穷无尽的时间。我那时差不多快死了,如果再走两步的话,我就真的死了。

Charles往下看了看,感到有点头昏眼花。Erik再次抓住了他,伸出坚定有力的手帮他保持平衡。“稳住,”他说,“空气太稀薄了。在你开始换气过度前保持放松。”


Charles用他戴手套的早已失去知觉的手指死死抓住Erik的连体服,直到世界不再打转。 “我很好,”他最后说,但还是靠在Erik身上。“所以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们来找你了吗?”


“没有,”Erik简单地说。“我放弃了。我甚至怀疑Shaw根本没注意到我曾经逃跑过。”


-


一个胚胎悬浮在羊水中:活性稳定,成长飞快。Shaw走近实验室,拍了拍Charles的背,说,“就是这一个。我有预感。你没感觉到吗,Charles?我带你来的时候就知道你能带来好运。我们该为第二阶段做准备了,一切都很顺利。”


Charles毕恭毕敬地远离Shaw,朝Erik投去一瞥,后者正站在胚胎室边,抬起头来。“Erik,”Shaw说,似乎终于意识到了Erik的存在。“你不感到骄傲吗?毕竟她是你的孩子。”


Erik转开头,但他看着Charles,而不是Shaw说,“我当然骄傲。欣喜若狂。但是他们一直在……”


“死亡,是的。”Shaw微笑着。“但我们现在有了Charles。我认为我们不会有更多失败了。你觉得呢,Charles?”


“不会的,”Charles说。“Raven 13号是完美的。”另一些人也不会死,但他没有告诉Shaw.他转而望着Erik悄悄离开时消失在阴影里的脸。他在故意躲着Charles。


-


会面室 2号[0090时,公元2431.01.08 ]

执行者:Dr.Erik Lehnsherr

对象:Raven 8号


“所以我得率领由这种东西组成的一支军队,是吗?”


“可能并不是你。”


“那你要繁殖我吗?克隆我?求你直接让我死吧。为什么你不让我死呢?”


“你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别做那些你不能信守的承诺,Erik。我知道你死的时候。你会有一套说辞。(I know when you die. You have a tell. )”


“你会告诉别人吗?”


-


后来,在Erik的房间,Charles用他的指尖描绘着Erik脸部的线条,而Erik看着他。Charles很难相信这双眼睛曾属于别人:有时候几幅画面会在他的脑海中重叠在一起。这是记忆玩的把戏。


“你应该更快乐点,”Charles说。


“快乐,”Erik的语气平板。“你把我当成真正的人类了。”


“你对我来说足够真实。她……”


“她,”Erik插话说,听起来很生气,这是Charles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生气。真实的愤怒。“她不应该存在的。我们都明白这一点。”


Charles垂下了手,但Erik用手指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心口。Charles深吸一口气,说,“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我为什么在这里。”


“我记得。”他的手放下了,而Charles想要把头发从他的脸上拨开。想告诉他一切都会没事的。想告诉他自己会照顾好所有的事。很可笑,只是踏出了这个该死的星球一会儿他就觉得难以应付了。“你是个科学家,”Erik疲惫地说,浑身所有的怒意都褪去了,仿佛之前从未出现过一样。“看看你刚刚做了什么。让她成真。我试过了,我试过了……”


Charles又一次把自己的手指放在了Erik的嘴唇上,只是为了让他住口。“不,”他说。“这不是我来这儿的真正原因。”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