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y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2

原文地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8429

作者:cm (mumblemutter)

配对:EC/CE

待授权,是没有考据的渣翻,推荐看原文:D


-


Charles过来找他时,Erik向他投去了警惕的目光,接着在控制台前弯下腰与另一个工作人员深入讨论起来。而这个人一直无视Charles,直到Charles把手伸出来, “Charles Xavier, 很高兴见到你-”


“Dr.Azel,研究生物。”他说。听口音,Charles判断他来自贝塔殖民地,他模模糊糊地记得那个地方曾经卷入过一场长达半个世纪的持久内战。Dr.Azel上上下下打量了Charles一番,然后转过头去对Erik说:“会尝试调整。气温读数应该会在明天稳定下来。”他朝着两个人都点了点头,然后无声无息地退出了房间。


“他待在这里多久了?”Charles问。


“够久了。”看着Charles扬起的眉毛他叹了口气,“如果你有问题,建议你亲自去问他。不过要是你这么做的话,做好脸上挨揍的准备。”他放松了点,露出了一个类似微笑的神情。“你看起来很好揍,Xavier。”


“这算是个威胁吗?”


“现在我何必这么做,”Erik说,他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控制台上,“我才刚认识你。”


“但你看起来很眼熟,”Charles回答说,“你确定我们之前没有见过吗。”


“我相信要是我见过你,我一定记得你。现在,要是你不介意的话……”


“不,是。我想我迟早会记起来的。”Charles说,Erik根本没抬头,于是Charles觉得参观恐怕还得等一等。“如果我请你带我去Shaw的住处,你很可能会要我自己去看地图,对吧?”没有回应,Erik只是微微皱了皱眉。Charles叹了口气,转身去找控制台了。


-


这头山羊一直很冷静。然而在它被放进小房间内,拴在墙壁的钩子上后,开始咩咩乱叫。小匣子仍然封闭着,里面的生物并没有意识到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宿主。


“如果不只有一个宿主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Charles问Erik,后者正往本子上记着笔记,微微蹙眉。


“它会找最近的一个,除非宿主中有一个是人类。它总是先寻找人类宿主。”


Charles想问他为什么知道这些,但是匣子开始缓缓打开。他倾身靠近,手掌撑在玻璃上观察那些细小、纤弱的腿缓缓爬出。山羊的叫声更加慌张了,Charles忍不住畏缩起来。“我们能不能掐掉双向声道?这声音太叫人分心了。”


“你认真的吗?”


“你也许之前做过上百万次实验,Erik。但是我没有。”


Erik眼神决然:“那么这就是你适应它的好机会。”他停顿了一下,“你为什么来这儿?”


“这算是个什么问题?”


“你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在从事教学工作。而且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不知怎的忘了重要的一点,但这是一个武器开发项目。最终目的是实际应用和商业收益,是生物武器。”


Charles及时转身去,观察那东西落到吓坏了的山羊脸上。山羊已经放弃了,停止了挣扎。它只是倒在地板上,四条腿绝望地抽搐着。“我不需要终身教职,”他说,“而且我很清楚这是什么项目。我最快什么时候能参与测试?”


“那好吧。”Erik猛地砸向一个红色按钮,他们右侧的门就安静地打开了。“请吧,Xavier。”


-


在住处,Charles发送了另一条消息:天气变糟了。回复过了一会儿才过来:做好下雨的准备


-


食堂出乎意料的人满为患。Charles没有意识到这个星球上有这么多人。除了参与同项目的人外,他很少遇到什么人。Charles抓着他的食物托盘走到房间的角落:“我能加入你吗?”


“如果你非要这么做的话,”Erik说,用口气暗示他并不欢迎Charles的加入。


Charles微笑着放下了托盘。“嗯,这看起来的确,挺开胃的。”他说,倘进Erik对面的座位。


Erik错愕地看着他,看起来很困惑。“你想要什么,Xavier?”


“不,我只是……”


“我通常一个人吃午饭。”


“啊,那你想要我坐去别的地方吗?”Charles敷衍地朝餐厅那头望了一眼,寻找着空位。


“不用,你乐意就坐着吧。”


“感谢你的宽宏大量。”


Erik伸手去拿他的饮料,喝完后他突然站起来,“我吃完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Charles看着他走出去,身材瘦削美好,肌肉紧致,容貌陌生又熟悉,让Charles摸不着头脑。在他想起来的时候,Erik早已离开餐厅了。


他几乎是跑着进过道的,食物原封不动,他在Erik身后喊道:“别,等等。我知道了……”Erik没有回应,只是继续朝前走,Charles跟着他,直到对方停下脚步转过身,脸色一如往常的古怪而冷漠。“原谅我”Charles说。“只是我之前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在Viktor和Nagami对决,和后来的销毁发生之后-我听说过私人非法拥有的传闻,但是……再一次的,我很抱歉,但你的存在违反了太多法律,以至于我……”


“好吧,这有点反应过度了,不是吗?”当Shaw把手放在Erik颈后时,Erik没有转头,他的瑟缩也几不可见。“你难道不知道这东西是谁吗?这是Dr.Erik Lehnsherr。你肯定做过研究的。”


他的话惊醒了Charles,他当然知道Erik是谁,他一直都知道。


-


“所以我告诉公司,我真正想要的是Dr. Erik Lehnsherr。问他几个问题,稍稍解剖一下他的大脑。他们为我准备了一些可笑的AI交流界面,”Shaw翻了个白眼,“然后放在一个T2里给了我。”看着Charles的神色他继续说,“它们还没上市。但还没等他们在设备中上传更多有用的数据,源头就死了,所以我跟他们说,为什么不干脆给我一个该死的克隆版?于是他们就给了我一个。”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愉快地说,“你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对吧,Xavier?”


他一定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疯了,Charles想,尽管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做出了他知道自己一定会遵守的承诺。每个克隆人都被带回工厂处死了。第一波销毁开始的时候Charles还是个孩子,但他记得他的母亲为战争的全面爆发而恐惧。一波接一波的克隆人为争取他们生存的权利而抗争。他们的目标从未实现过,其中的大部分都静悄悄地离开了,之后便消失了。除了眼前的Erik,走在Shaw和Charles身旁,完全置身于他们的对话之外,即便对话的中心就是他自己。“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Charles又说了一遍,目光从Erik坚定地望着自己的眼神上挪开。“我向你保证。”


“好样的,”Shaw说,掐了掐他的胳膊。


-


“没一个混血种能活上几天。”Shaw说。他伸出双手,手掌朝上,朝着Erik所在的方向。“现在我们都有他本人在了,但即便是他,也给不了我一个答案。这是我多年工作的成果,有时候我也会感到十分失望。他难道不该是个天才吗?早该搞清楚这一切才对。”


Erik从拼接组织样本的工作中抬起头,温和地说道,


“也许这个故事寓意就是,克隆只能给你一个复制品,你不能用它来代替最初的蓝本。”


“他可真悲观。也许我该加把劲,为他注入点乐观精神。”Shaw叹了口气。“总之这不是一门精确科学,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他靠向Charles,安慰性地在他背后拍了拍。“但我对你有信心,Xavier。对你俩有信心。”


Charles盯着Erik,后者沉迷于工作,就好像他根本没听见Shaw说的一个字,但牙关紧咬。Shaw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这一点。“我会尽我所能。”Erik心不在焉地对Shaw说。“但你应该让我们回去工作。这样下去,我们的进度会落后。这些虫卵的下一个周期会在一小时后开始。”等到Shaw终于离开,Charles小声地询问,“你会困扰吗,他总当你不在场时似的谈论你?”


Erik完成了他拼接样本的工作,把它们小心翼翼地放进有盖培养皿。“我没有资格感到困扰。别再这样看我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们这些科学家都一样。不是表示怜惜就是对此着迷,或者两者都有。这里有的是你可以用来做实验的小白鼠。别把我也当成它们的一份子。”


“但是,”Charles急忙说,被Erik惊得道出了实情。“这是不对的。至少违反了道德。”


“闭嘴,”Erik说,他的口气让Charles失去了再说一个字的勇气。“你对这里的运作方式一无所知。没人会在乎的,Charles。USM也不会。他们只想要结果。Erik Lehnsherr,他死在他们称之为一场事故LV-200爆炸中。所有的研究成果都付之一炬。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想要重现他的研究。这是他们最接近胜利的时刻了。没人可以靠提出什么非法克隆问题从中作梗。”


“是啊,特别是当这个克隆人就是他们此行的起点的时候。”Charles疲惫地揉着自己的脖颈。感到一阵紧张性头痛正在袭来。

“他在一点点学习。这是个好现象。”Erik看了他最后一眼,转头盯着显微镜观察他的样本去了。“你可能会在这个地方幸存下来。”


-


会面室 2号 [0900时,公元2430.11.20]

执行者:Dr. Erik Lehnsherr

对象:Raven 8号


“早上好,Raven。”


“早上好, Erik。今天你感觉如何?”


“我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


“你睡得好吗?”


“跟往常一样。”


“没有变好,也没有变坏?”


“没有。”


“上次我们对话的时候,你说你的梦更频繁了。”


“它们不是梦。我一直这么告诉你。她在呼唤我。她希望我去找她。”


“你对此的感受如何?”


“害怕。”


-


Charles进入休息室的时候,Erik正在桌边与Janos玩什么纸牌游戏。Charles拿了一杯咖啡,坐得离他俩远远的。24小时没合过眼,他累得几乎快要崩溃了。他朝Erik瞪了一眼,Erik却似乎很满足于无视他,继续从手中的杯子里啜饮着类似于威士忌的液体,不时和Janos交换一个笑容。这是Charles来到这里之后,见过Erik最放松的时刻。叫人好奇。Charles深深陷入自己的椅子里,喝着咖啡,观察着他俩,但他很快就感到无聊了。在Erik的声音惊醒他之前,Charles都快睡着了,“Xavier,你想喝一杯吗?”


“我有喝的了。”Charles无力地摇了摇自己的冷咖啡。Erik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注意到Janos已经走了。


“你怎么受得了他,”Charles问。Erik慢慢地转向大门。


“Janos?作为一个机器人,他挺好的。我觉得这个公司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究竟制造出了什么。”


“所以究竟是什么呢?”


Erik没有回答,转而把酒瓶递给了他。“给你。可能会帮你睡得好些。”看着Charles的表情他又加了一句。“这里的每个人都只是在做他们应做的事。” “也许吧,”Charles嘀咕着,酒精在他的舌头上尝起来又浓又苦,“我很怀疑。”


Erik歪了歪头。“你精疲力竭的时候非常令人讨厌。我建议你去睡一觉。”


“我没—嘿。”他在Erik准备离开之前抓住了Erik的袖子,说“别走。你能教怎么玩这个吧,这是什么呀?”


Erik皱了皱眉。“回到你的房间去,Xavier。好好休息。有必要就带上这瓶酒。”Charles只是朝他眨了眨眼睛,最后Erik屈服了,抓了一把椅子坐下。

-

“我们还在用人类做宿主吗?”


“不是人类。”Erik说,弯下腰,观察着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Erik says, bending over the small, still frame of a girl no morethan twenty years old???)“是克隆人。”政府把最后一波销毁外包给了外部承包商。承包商在成功处理完这些克隆人之前就倒闭了。所以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还活着,进入休眠状态。”


“哦,我懂了。”他把目光转向这一排排胶囊(译者:pods,额,就是装着休眠克隆人的装置),像一颗颗闪耀的银色子弹一般堆积起来。“有多少?”


“300,允许有误差。”


“这已经很多了。”


Erik完成了检验贴在女孩腿上的标签的工作,满意地点了点头。“想要制造一支军队,必须要有现成的宿主。就目前而言,他们比家畜廉价。”


Charles弯下腰,把手指放到女孩苍白喉咙的底部。“她在过程中会醒过来吗。”


“他们有时候的确会醒过来。很难下结论。”


“那就下一个结论,”Charles说。


Erik投在他身上的目光坦率而带有侵入性(accessing)。“你知道吗,你不属于这里。而且我很难搞明白,你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


“所以你总是坚持不懈地提醒我这一点。”Charles避开他的目光,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平复自己的心跳上。


“我是对的。”他突然以很快的动作站起来,接着伸手把Charles也拉了起来。“听一听我的建议。”他说话的口气听起来不像是建议,倒像是警告。Charles微微感到有些恶心。“如果你感到难受,我建议你走到外面去。”


他径直跑回房间后才吐出来。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