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y

At the End of Day and Night All We Want is More

原文地址:http://download.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8429

作者:cm (mumblemutter)

配对:EC/CE

待授权,是没有考据的渣翻,推荐看原文:D


Summary:
一切都太晚了。

Notes:
There is "science" somewhere in here. You should probably ignore it.

当他睁开眼睛时,Erik正望着他,嗓音低沉地说:“快点,Xavier, 起来。我们必须离开,Charles。”Charles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黏糊糊的,而当他移开手指时,发现它们早已被鲜血染红。“我们没时间关心这个了。”Erik说,把他拖了起来。

来到外面的过道,Erik不停地告诉他:“走,继续走。”而他们周围的设施正在不断燃烧。有什么人在尖叫,但Erik只是冷酷地说:“不要停。”

“我们能帮她。”

“怎么帮?她快死了。”Erik握着他的手紧得无法挣脱,Charles只好任由自己被他拽走,尽管那切实藏在他体内的东西威胁着要呛死他,Charles依旧挣扎着保持呼吸。

-

“你确定你知道怎么驾驶这家伙吗?”在Erik把他固定在座位上后,Charles问。 他试图不去想那些溅在自己衬衫上,还有Erik衬衫上的血;不去想Erik一路上击毙所有守卫时脸上的神情,不带丝毫犹豫。
Erik的手背轻轻掠过Charles的脸颊:“我们马上就会搞懂的,不是吗?”

另一个警报响了起来,飞船的电脑突然说道:“警告,此设备将在两分零零秒之后启动自我摧毁程序。疏散必须马上进行。警告……”Erik滑进驾驶座,按下了头顶的几个按钮。警报声在Charles尝试解开把自己困在座位上的安全带时就突然被切断了。“Erik, 到底见鬼的发生了什么,”他问,然后开始更用力地挣脱安全带。

Erik的回答十分冷静,就好像在谈论天气。“这个物种决不允许存活下来。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Charles放弃了与搭扣的斗争,颓然倒在座位上。什么都无关紧要了,引擎的轰鸣声证明了飞船升空是迟早的事。“这里还有好几十个人,”他绝望地说,“我们不能把他们留在这里等死。”

“我告诉过你了,”Erik说,“他们已经死了。”

-

第一晚的时候他把一支枪交到了Erik手里。他们偷渡上了一艘飞船。疤痕累累,满头红发的舰长敷衍地看了一眼Charles的ID,然后没有过问Erik的。他告诉他们:“只要你们能付钱,我们可以带你们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要是敢惹麻烦,我就把你们关进气闸舱里。”最后一句话是冲着Erik说的,而后者似乎对她的语气毫不介意。

“我不会朝你开枪的,Charles。在不能下定论的时候不会。我们需要做一个扫描。”

Charles觉得好笑:“对啊,去问问那位好心的舰长,看她是不是愿意把医疗舱让给我们做医学检查。”他说话的时候语气平平,不带任何色彩。“我觉得她宁愿把我们关进气闸舱”Charles握着Erik拿枪的手,把枪管对准自己的喉咙:“快开枪吧,”他说,语气近乎祈求,“我宁愿就这么死掉。”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Erik严肃地说,将自己的手轻轻地从Charles的手中解脱出来,枪被扔到了床上。“我向你保证绝不手软。”

那天晚上,Erik操了他,而Charles闻到了血、臭氧,和浓重的酸味。但他还是硬得要命,他还是那么想要Erik。Erik的嘴在Charles的胸口,而当他咬下去的时候,Charles想象着小小的牙齿从自己的身体内部刺出来,靠一个充满着死亡气息的吻向外伸展。

*

LV-212, USM 医学研究站,公元 2479 年

在干船坞(dry-dock)与他碰面的男人并不是Dr. Sebastian Shaw。相反的,他很高,身材近乎瘦削,苍白的肤色表明此人已经在不见阳光的地方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Charles从他的工作服上推测他是维护团队中的一员,但佩戴的徽章显示他有七级许可。“我希望飞船下降得还算顺利,”他说,听起来好像他根本不在乎得到回答。他动身走向远处,而Charles几乎要跑起来才能赶上他。在领队检查Charles的ID时,守卫身着黑色军服,佩戴着散发危险气息的枪支站在门边。领队抬头看了一眼Charles,确保真人与照片一致后才点头放行。

进门之后的路上,他告诉Charles: “每隔五扇门,控制台上就会有一份地图,以防你迷路。你有六级许可,所以区域28到区域75在你的权限之外。任何违反安全的行为都会遭到得到授权的致命打击。所以拼命寻找方向的时候请不要试图往那片区域晃。”

“这就是发生在上一个人身上的事吗?”Charles问。

这个问题让他得到了一个不带任何愉悦性质的尖锐注视。“你想要先被带去自己的住处还是先跟Dr. Shaw见一面?”

“还是先完成任务吧,”Charle说,“而且我恐怕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是因为我没有得到名字。”他突然停在另一扇门前。这扇门没有守卫,但是需要输入密码解锁。“欢迎来到普罗米修斯号。”在门吱啦着打开时,他说。

-

“Erik有介绍他自己吗?我打赌他没有。”Dr.Shaw手指着Erik,后者只是两腿分开站着不动,双手扣在背后。这里有一股Charles无法理解的奇怪的暗流,只好留到之后再仔细探究。“我还敢打赌他告诉过你,要是你晃到了错误的方向就会被击毙。”他停顿了一下,“顺带一提,从部分情况来说,这倒是真的。”

“如果我在这里没有其他需要的话,”Erik插话。

“别,”Shaw漫不经心地说,他正在跟Charles握手,招呼他坐下,“你留下。”

“我需要去查看气温读数。3号室有持续的气温读数波动。要是有什么故障的话-”

“噢,好吧,”Shaw不耐烦地挥手。“走吧,去工作。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工作狂。”他倾身向前悄悄告诉Charles,“不能怪他们,说实在的。这个星球就是个他妈的荒原。我恐怕唯一的刺激就是工作了。你能来这里我非常高兴,顺便说,Dr.Xavier,你真是一个-”

Charles 打断了他, “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工作。”

Sebastian Shaw 笑了。“噢,你也是这幅样子。我很忙,但是Erik可能有五级权限,他能带你一程。如果你能找到他的话,他会带你转转。如果他拒绝了,就告诉他是我要他这么做的。”

-

“他真是这么说的?”Erik只是歪了一下头,设法让这句话听起来不是他所听过的最荒谬的提议。

“你不是非要这么做,”Charles回答说,用上了往往能够消除人们戒心的笑容。Erik的面容没有变化。“这样的话,我猜迷路的时候我只能尽量不往那些会让我中枪的区域走了。”

Erik叹了口气。“要是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Shaw会杀了我的。跟上,Xavier。”

这不是什么参观,Erik也算不上什么导游。过道一个接着一个,最后Charles头痛万分,却还是没搞清自己怎样才算是从一个区域游荡到另一个。“你在这里待了很久吗,Erik, ”Charles问。

“是。”他指向左侧。“那里是食堂。我们的工作昼夜不停,所以一直有食物供应。提醒你,不是什么可口的食物。”

Charles轻笑了声,但是Erik已经走到前面去了,登上电梯上行,出来之后右转,再右转,然后他们停在了又一扇没有任何特色的门前。“你的住处,”他说,看着Charles抬起的眉毛。“你应该休息。低温睡眠造成的疲乏会在-”Charles的身体伴随着一阵突然袭来的恶心趔趄着往后倒了一下。“现在就影响你。”

门在Charles面朝它的时候自动打开了。他走进门,当头晕的感觉减弱到足以让他再次集中精神时,Erik早已走过大半条过道了。“Erik,”Charles呼喊出声。Erik停下脚步,耐心地转过头。“谢谢你带我参观。之后我们再见?”

Erik简单点了点头,继续被打断的步伐。

门在他身后关闭之后,Charles立即发送了一条信息:天气晴朗。等待回复。

Moira马上就回复了:继续观察天空。

信息发送后,他瘫倒在自己的床铺上,马上就进入了无梦的深度睡眠。

-TBC-

评论(1)

热度(11)